中國市場的巨大利潤

已經對智利的整個農業結構、產業管理

乃至技術升級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車釐子自由”成為了一個梗,一個近兩年來年輕人衡量自己收入水平的新標準。而2021年初,“車釐子自由”突然間容易實現了。

一跨進2021年,“車釐子價格腰斬”的寄件到內地立刻就登上微博熱搜,往年帶些奢侈味道的智利車釐子價格創下了近7、8年來的最低水平。在某電商平台上,250g的J級智利車釐子原價為33.8元,打折秒殺價降至19.9元。

這主要得益於20000公里之外的智利水果大豐收。由於2019、2020年智利車釐子在全球範圍內銷售喜人,尤其是中國這個大客户,消化了智利八成以上的車釐子,促使果農大幅擴張車釐子種植面積,今年智利地區車釐子產量暴增30%左右。去年12月底,智利水果出口商協會(ASOEX)下屬的車釐子協會最新報告顯示,初步預測2020/2021產季,智利車釐子出口量將增加38%,其中很大一部分將供應中國。智利農業部長Antonio Walker估測,將有50萬噸左右的車釐子進入中國市場。目前,中國市場上的車釐子,近90%產地為智利。

提起智利車釐子傲人的銷售成績,智利駐華大使路易斯·施密特自然樂得合不攏嘴,因為他正是智利車釐子進入中國市場的推動者和見證人。20多年前,當他提出將車釐子出口到中國的想法,還有人説他“愚蠢”,今天,超過85%的智利車釐子出口到中國。

中國市場的巨大利潤,已經對智利的整個農業結構、產業管理乃至技術升級都產生了深遠影響,不少果農砍掉了蘋果樹、獼猴桃樹改種車釐子,甚至在智利南部因多雨原先很少種植車釐子的區域也種上了車釐子樹。

“我等待着未來的機會”

故事還要從1991年説起,當時從事出口生意的路易斯·施密特來到剛剛開完亞運會的北京,推銷智利紅酒和新鮮水果,和相關單位接觸後,談判以失敗告終,主要原因是當時的中國還消費不起智利的紅酒和水果,中國的國營公司也很難和施密特的私人公司合作。但是施密特仍然非常看好正在飛速發展的中國。他對《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説:“儘管當時沒談成合作,但我始終認為中國有潛在的(消費者)羣體,我等待着未來的機會。”

1997年,施密特被推選為智利果農協會主席,他再次向中國推銷車釐子等智利的新鮮水果。但是,當時從智利首都聖地亞哥將物品運送到北京,空運需要65個小時航程,這對水果直接出口是個很大的障礙。但在施密特的努力推進下,兩國農業部簽署合作協議,於1999年在天津薊縣建立了中智示範農場,中方提供370畝土地和所需的工程材料,智方提供優質種苗、滴灌設備以及種植管理技術。施密特説:“當我看到第一批從智利運來的車釐子樹苗栽種在中國,我知道我得到了更多的機會,智利車釐子將給中國消費者帶來的巨大吸引力。”

2005年,中國和智利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智利成為第一個與中國簽訂自貿協定的拉美國家。三後年,兩國簽署了《關於智利櫻桃、李子輸華檢疫議定書》,智利車釐子正式獲准以零關税進入中國市場。

作為將智利車釐子推銷到中國的第一人,2010年,施密特被智利總統皮涅拉注意到了,施密特回憶,皮涅拉對他説:“路易斯,你在中國的經驗豐富,或許你可以不要經商了,在中國代表我們的國家,做我們的駐華大使吧。”

2010至2014年,在施密特擔任智利駐華大使的第一任任期內,他大力推廣智利車釐子。智利車釐子在2010年剛剛試水中國市場時,出口量就接近50萬美元。

萊陽俊傑食品有限公司國際採購經理李紅霞接受《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採訪時説,“萊陽俊傑”從2011年開始進口智利車釐子,印象中那個時候智利的資源還不多,去智利採購的中國進口公司也很少。第一年只採購了3個集裝箱,50多噸車釐子,但是到了中國以後馬上就被搶光了,非常受歡迎。

由於自己的爺爺就是農場主,施密特從5歲起就在車釐子果園裏玩耍,後又擔任國家農業學會會長,可以説是車釐子專家。據他介紹,智利地形是南北狹長的一線,在西邊毗鄰太平洋的海岸山脈和東邊安第斯山脈之間的中央山谷,是車釐子等水果生長的沃土,雪山融化後的清澈雪水源源不斷,陽光充足空氣清新,晝夜温差很大,有利水果糖份積累,所以智利的車釐子品質極高極甜,而且果實硬度高,即便經過遠途運輸也不影響質量和口感。再加上中國的寒冬正是智利的炎炎夏日,正好彌補中國應季水果缺乏的不足,受到中國消費者歡迎可以説是意料之中的事。“事實證明我沒有預計錯。”施密特説。

根據智利櫻桃出口協會統計,2018年一共有3000萬箱合計約14.1萬噸車釐子出口到了全世界,2019年出口量22.89萬噸,出口額接近12億美元,總出口量中89.1%都輸往亞洲市場,而中國是其中最主要的市場,佔到總出口量的85%以上。

李紅霞也對智利車釐子在中國市場逐年增加的熱度感觸很深,從2011年初次採購智利車釐子至今,每年的採購量都在大幅度增加,2018年年底,“萊陽俊傑”從智利一共進口了150個集裝箱約2700噸車釐子,短短8年進口量增加了50倍。

盛克盟(San clemente )是智利最早一批在中國設立辦事處的知名出口商,其銷售經理劉念對《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説,剛剛進入中國市場的時候沒有什麼競爭對手,這些年許多智利農產品企業都在中國開設了辦公室,還有很多中國公司去智利開設辦事處,採購智利農產品銷往中國,有些原本專注於其他水果品類的進出口公司,眼見車釐子的巨大銷售潛力,現在也加入了市場,明顯感到競爭激烈了。中國市場也為智利農業帶來了巨大商機。

蘋果樹、獼猴桃樹砍了種車釐子

智利車釐子收穫季是每年的11月到次年1、2月,恰逢新年和中國春節,格外受到消費者歡迎。隨着中國的經濟發展,智利高品質車釐子已經從一線城市攻入了二、三線城市。對於智利車釐子的消費也從節日禮品逐漸轉移到日常自用。盛克盟的銷售經理劉念説,從2019年開始銷售曲線已經明顯體現出來這個跡象,“往年的銷售高峯集中在春節期間,但是2019年在春節過後銷售額仍然居高,證明智利車釐子正在成為中國消費者的日常消費,中國市場的銷售高峯線拉得更長了,需求量還會增加。”

不但需求大,中國市場給出的價格也遠遠超過其他市場。李紅霞説,智利的車釐子也出口到美國,但是美國市場只能消費品質比較一般的果子,品相最好價格最高的車釐子,只有在中國市場有很好的銷量。

賣車釐子能賺錢,這在智利已經成了公開的祕密。很多果農把原來的蘋果樹、獼猴桃樹砍了改種車釐子,甚至有果農乾脆把整個葡萄園砍掉,改成車釐子園。

智利水果育苗企業協會(Asociación de Viveros de Chile)的年鑑顯示,2017年,智利種植了超過300萬棵櫻桃樹,佔地約3340公頃。在2013年至2017年間,智利完成了1.17萬公頃的櫻桃樹種植,而其中絕大多數還未全部投產。

劉念告訴《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培育一棵車釐子樹至少需要3到5年的時間,也就是説改換果樹會有好幾年沒有任何收入只有產出,但是這些農場主仍然認為這個投資非常值得,“因為車釐子才給他們帶來的利潤實在太可觀了”。

李紅霞透露,智利最先採摘的一批車釐子,空運到中國,從採摘到消費者拿到手裏,只需要72個小時,這批“早果”供應高端市場,批發價格大約是每箱(5公斤)400-700人民幣。中國市場是給智利果農回饋最好的市場,儘管智利櫻桃也出口到歐美,但是價格和利潤沒有中國這麼高,尤其是質量最優的果子,主要依靠中國市場消費,歐美市場進口的主要是智利的中低端果子。

智利的水果行業已經形成大公司模式,公司旗下會有眾多分佈在不同地區的種植基地,是集種植、初加工、品牌和銷售為一體的全產業鏈佈局公司。“盛克盟”就是這樣一家公司,原來的車釐子果園集中在智利第四區到第九區(智利全國分為16個大區,這些大區按從北到南被賦予羅馬數字編號),現在已經往南部和北部拓展新農場來增加產量。2019年,“盛克盟”在智利南部巴塔哥尼亞大區開闢了很多新果園,盛克盟的銷售經理劉念説,智利中部供應的車釐子2月就基本結束了,但是巴塔哥尼亞靠近南極,可以保證直到4月份都還能有貨運到中國。

施密特大使介紹,智利南部原先很少種植櫻桃是因多雨,過多的雨水會對作物造成損害,但是現在南部地區的農場主為了種車釐子建造了房頂,並採取塑料保護,使用能更好抵抗濕度的新品種,所以在南部區域也可以種植車釐子了。

除了經濟效益不如車釐子的果樹大量被砍,品種不佳的老舊車釐子樹也普遍被砍,以便為產量和品質更好的新樹種騰出土地。近些年,“盛克盟”就逐漸把比較老的品種BING(賓瑩)和 LAPINS(拉賓斯),替換成了新品種REGINA(瑞吉娜)、KORDIA(科迪亞),因為後者是品質更高的品種,批發價比普通品種貴50-100人民幣每箱。

不少果農為了保證果子的品質和大小,還會修剪掉一些不好的枝頭,這樣雖然會損失一部分果子,有些果樹甚至會篩掉1/3的果子,但是保證了所採收的果子更高級的口感、營養、個頭以及色澤。這一切都因為高品質的車釐子在中國市場更受歡迎。

為了更好適應中國市場的需求,“盛克盟”這樣的出口商還選用最高端的果子專門針對中國節日市場推出了2.5公斤每箱的小禮盒包裝(普通包裝為5公斤每箱),並且在包裝盒上印上中國龍的形象。

帶動整個產業升級換代

為了在中國市場全力推銷車釐子,從智利櫻桃生產商、出口商、智利政府到中國進口商、分銷商,都在為打造智利水果的整體形象努力。根據智利水果協會的公開數據顯示,智利每年在全球的推廣費用大約1000萬美元,其中500萬就用於在中國市場推廣智利車釐子這一單品上。

智利著名水果生產商Gesex駐中國辦事處總經理Gonzalo Matamala對《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説“中國市場對我們太重要了,現在智利的農產品出口商都在談論中國,中國市場的發展不僅僅帶動了智利車釐子出口,對智利農業結構都產生了影響,倒逼整個行業在技術、物流和管理水平等方面全面提高。我們認為中國市場還有潛力可挖,車釐子出口量還可以再增加。”

2007年就開始從智利進口水果的上海果然豐進出口有限公司可以説是見證了智利整個產業的升級換代,國際採購經理姜傳輝告訴《中國寄件到內地週刊》,無論是果園管理水平還是種植水平,智利的果農都越來越精細了。例如,由於中國市場的需求增大使智利車釐子種植規模大擴張,而車釐子必須人工採摘,就產生了大量的勞工短缺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這幾年智利專門從澳洲引進了一種新的種植技術,“在種植初期就把樹苗主幹切除,主幹周圍發出來十幾支分支,這樣的技術可以提高產量,而且樹枝低垂,利於快速採摘。”

2017年,智利推出了全新被稱為全球最創新之一的車釐子生產線,通過更高的櫻桃篩選、加工能力及更標準的冷鏈包裝系統。

幾位受訪者表示,智利在車釐子加工、冷藏等環節上投入了頂級的流水線技術。果園的車釐子在採後3-4小時內就運往附近的水預冷分選場,進行分選前的遇冷,即立刻用0~1℃冷水清洗預冷,控制果心温度4~5℃,同時水中加入消毒劑進行消毒。清洗消毒後,通過傳送帶,運送至分離機進行分離,將簇狀櫻桃分離為單個果實,然後根據果實大小、顏色、硬度、含糖量進行機械自動化分級,然後根據不同市場的要求分別進行稱重、包裝,通過傳送帶放入冷庫冷藏,等待發往銷售地市場,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車釐子是容易腐爛的水果,光有高級的處理和包裝技術還不夠,還需要高效的物流。從2013年開始,為了降低物流成本、縮短物流時間,東航的首個智利水果包機直達上海,開創了中國進口水果包機運輸的先河。2014年,盧森堡貨運航空公司也開通智利聖地亞哥至鄭州機場的貨運航線。

近幾年,不少船運公司專門推出快船服務。以前,出口到中國的車釐子需要從墨西哥中轉,總共要耗費33~35天,現在從智利瓦爾帕萊索港直達香港,最快只需要22天,運輸過程中全程冷鏈控制。在“一帶一路”、中智自貿協定以及上海自貿區的利好條件下,中智兩國正在探討如何將貨物直接從瓦爾帕萊索港直接運抵上海港。

每年智利車釐子的出口幾乎成了當地一場盛大的儀式。2018年11月,智利農業部長親自為一艘滿載車釐子即將駛往中國的輪船壯行,目送滿載車釐子的貨船駛向大洋彼岸的中國。

杜克大學全球化、治理與競爭力中心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需求增長帶來的機遇,帶動了智利農業的擴張,憑藉對中國的大量出口,智利有望超過競爭對手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車釐子出口國。

中國巨大的市場自然吸引了全球的車釐子供應者。2019年1月1日起,中澳雙方實現關税互免,澳大利亞櫻桃種植者協會表示將會努力提高產量以滿足中國市場的需求。2019年1月23日,西班牙車釐子協會説,商業和貿易部門正在與中國就車釐子出口標準進行談判,希望西班牙車釐子能儘快進入中國。

儘管競爭對手在增加,施密特大使對本國車釐子的品質有絕對的信心。近些年,智利在繼續擴大對華車釐子出口的基礎上,智利還將擴大豬肉、葡萄酒等產品的對華出口,並努力嘗試為海產品打開中國的大門。施密特説:“中國人口眾多,可耕地相對較少,在推進城市化進程中,還在進一步減少耕地,進口農產品越來越重要,智利是農產品出口大國,可以與中國實現優勢互補。智利是最早同中國簽署雙邊自貿協定的拉美國家,中國是智利農林牧業產品目前最大的出口市場。未來,兩國還有很大的合作空間。”